祈祭
  • Author:祈祭
  • 廢柴祈祭。以上,完畢。
  • RSS
Sev.
第拾貳題 - 曲終了[雲綱·完]
給盤子。祝你中考結束快樂。

*三味線的弦 的補完篇。
*意味不明以及小白有。
*第拾貳題


>>>>

楔子:


師父說:「樂師,是為演奏而存在的。曲不在了,樂師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而他,正是樂師。

擁有著旁人豔羨的天賦,註定了他為曲而生,為曲而終的命運。

天生的樂師。——澤田綱吉。


>>>>

正文:


那一年初見了,風華正茂。


天空藍得像記憶中那年的小溪,乾淨而清澈。——而此時他正在把那些散髮著濃香的妝塗抹在自己臉上。

記得那人的風采。高高吊著的鳳眼里是傲視萬物的霸氣。薄唇扯出的弧度是為他而生。王。——而此時銅鏡裡映出他自己華麗的妝容,無力的笑。

*

師父說他們不該遇見。的確不該。


記憶中的人對他有過一笑,而他卻將這一笑銘記,用這一笑將原本寧靜而幸福的生活生生劃破。

所以說:薄唇勾起的笑,是銳利。

*

錯是在那人笑,還是在他牢記?


十五歲之時,他已習了整整十年的樂。在這皇都里已是名聲大噪。

「假以時日,必成天下第一。」人們都這樣說。

十六歲之時,他在城郊採風時遇見了那人。這之後,爲了這個連名字也不知道的人,他天天都會再去城郊。

「傻。」師父只說了一個字。

十七歲之時,他出師。可以選擇想呆的地方和想做的事。他選了去北方的邊陲小城。——他探聽到那人在那兒。

「滾!」師父顫抖著聲音斷絕了師徒關係,也是一個字。他的選擇震驚了整個皇都,斷送了自己的前程。

*

做自己想做的事,義無反顧。


「追!追逐著他。」從那人的被風掀起的衣角,他讀懂了這個。

自此追尋著那人的身影,不斷。即使是飛蛾撲火。

*

我的三味線越彈越好,但卻不見你來聽。


以他的技藝,輕而易舉地便在這個邊陲小城出了名,奪了魁。日子一天天過去,靠著演出的酬金,他過的很好。生活仿佛回到了過去的平靜。

三味線,不離手。閒暇時彈,煩惱時彈,當然,表演時彈。


有些曾在皇都聽過他演奏的人,說他的樂變得更加富有感染力,感情也更加飽滿。

——「特別是悲曲。」那些人還這樣說。

於是他所彈奏的悲曲成了一個傳說。

*

樂師的樂,靠經歷來滋潤。


對於那些人的話,他想要嗤之以鼻,卻又不得不承認。

——的確,他彈悲曲彈的最為出色。


禁不住心頭酸澀。


因為那個他喊了整整十二年「師父」的人曾經說過:「樂師的經歷,決定樂師的樂。」

他尋那人尋了七年,其中酸苦誰人知?他不想向人傾訴,也無人可傾訴。

——但他是樂師。


「樂師的樂,總是洩露秘密。」那個曾經是他師父的人還這樣說。

*

城郊一遇後,他的樂便已決定。


再次記起那年城郊。草地上席地而坐,看著涓涓流水旁櫻花盛開。手裡是心愛的三味線,闔眼,凝神,用旋律表達他對這早春的喜悅。

完完全全沉浸在這樂曲當中,連什麼時候那人走近,站在他面前也不知道。

曲終之後的第一次睜眼,琥珀眸里的驚愕滿溢得無處可藏。


他看見那人笑。那弧度是在說他彈得好。

心是止不住的雀躍。

墨色的頭髮墨色的瞳,風正撩起那人玄色衣服的一角。還看見那人手裡銀色的拐在太陽底下反射著強光。

——王。唯有這一個字能夠形容那人的面貌。


如同他人說他是個天生的樂師,他也說那人是天生的王。

*

樂師是為樂而生的人。


合上木質狀盒的蓋,他驀地懂了。懂了他爲什麽是個樂師。

「在找到自己的樂之後,樂師才是樂師。」學著過去師父的語調,他對自己說。


他懂了。他的樂。

那年從那人掀起的衣角他讀懂的,便是他的樂。

那年的城郊,便是他的樂的前奏。


他讀懂的,是「尋他」,而不是「跟他在一起。」

因為從來不敢奢望,所以從相遇的一刻開始,便註定他作為一個樂師的樂,便只能是「追尋」。


追尋那人的身影。

*

樂師也是為樂而終的人。


驚鴻一瞥。——即使過了那麼多年,他還是用了這個形容詞。

風華正茂,不僅是八年前的那場相遇之時的那人,如今,更更是。


「雲雀恭彌。」這是那人的名字。寫在下個月的來聽樂的賓客名單上。

——尋了七年,才得以見上第二面,才得以知道那人的名字。


即使如此,他仍舊高興地顫栗。

「雲。果然是那人該有的風格呢。」這樣想著,不自覺勾起嘴角。細細咀嚼著這個得之不易的名字,聽見自己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輕念著這四個字。


——指端習慣性撫上三味線的琴身。

過度興奮的感情瞬間冷卻。


他沒有忘記自己的樂。「追尋他的身影。」這才是主旋律。


主旋律結束了,再延長也不過是後續罷了。


而他,——已經尋到了雲雀恭彌。

後續的開始,意味著他的樂快要到盡頭了。


櫻唇開始緩慢地扯起弧度。像過去畫師在紙上描繪他的唇之時,筆鋒謹慎緩慢的移動。

即使快要終了,也應該奏好最後的部份。


「從一而終。這是樂師的職責。」

像曇花一現。


*

這是最後的最後。


他站在門後,探出頭看著雲雀那一身玄衣的模樣。玄衣。霎時記起初遇時雲雀也是穿著玄色的衣服。


玄色,即黑色。黑如墨,如子夜。是他以為的最最適合雲雀恭彌的顏色。


再一次看著自己精心描好的妝容,無力地笑。

已經決定好,這是最後一曲。


主旋律在「雲雀恭彌」四個字出現在白綢名單上的時候就已結束,如今是最後的最後。

——他的樂,從與雲雀相遇開始,那麼也應該用與雲雀相遇結束。


銅鏡在不慎之間重重地摔在地上,裂開了一條縫,卻沒有碎開。

他的那張臉,映在鏡中,變得破碎。


這是他作為樂師的最後一曲。絕不容許有任何的失誤。

*

曲終了。


可以說天不遂人願嗎?——弦斷了。

他最最依賴的,陪伴了他十九年的三味線,在這最後的最後斷了弦。


——斷了最中間的那根弦。


掛著自己也信不過的笑,他一步步地退回房里。

不知道雲雀恭彌的反應,不知道後果如何。


不過,——還有後果嗎?


「曲不在了,樂師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所以沒有後來。


後來都已經沒有,又何來後果?


房裡,銅鏡依舊在地上,未被拾起。月光慘白如紙,他的臉色也是慘白如紙。


弦斷。緣亦斷。

血淋淋的五個字串成一個不像樣的因果關係。於是淚落,打濕了那根斷了的弦。


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都是曲,——終了。

於是他笑。笑自己的淚,笑自己的傻。


——曲、終了

——其實是——曲、終、了。


-Fin.

留言

....爱你哟XD
[2009/07/04 23:09] URL | 盘子 #-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zerosev.blog126.fc2blog.us/tb.php/8-cb4b02f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