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祭
  • Author:祈祭
  • 廢柴祈祭。以上,完畢。
  • RSS
Sev.
第叁拾柒題-Casablanca、其五、下[雲綱]
是說時の旅人真糾結
翌日,車即將到站。說明到站時刻的甜美聲音被耳廓聚集,跳入腦海。
相同的情況,只是這次已不再感到驚訝。習慣固然是一種可怕的力量,但相對於在不知不覺中形成的習慣,想清想楚繼而解開心結卻能夠讓人在一瞬間改變。也不知是哪個更加可怕。
而澤田綱吉想:這或許無關習慣。因為「淡然接受」四個字,可是他經過了一夜得出的結論之一啊。

即然精確的時間已然成為例外,那也不必刻意強求遺忘。

撇開單單「遺忘」二字要花的功夫許多不說,銘刻與牢記或許是他的責任、抑說是義務也不定。該由他背負起的,就應該由他面對,「逃避」從來就不存在於選項之間。至於其他,就再說吧。

似曾相識的句式也不知道是在十年裡的何時學會:學會了「狡猾」、「偷懶」的處事方式,如此的「不作為」。這之後,像是計畫好了,慢慢變得慣用,漸漸融入骨血以至於到最後信口一說便是這樣一句。
都說了習慣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不覺列車已經駛入了站,幾乎所有的乘客都整理好了物件、提著行李準備下車。澤田綱吉不由得再一次感歎自己的格格不入。

——「哼,從宣誓成為首領的那刻起,你跟‘普通人’幾個字就徹底沒了聯繫!蠢綱你就認命吧!」
綱驀地憶起自己那惡魔家庭教師的話,連同語調和神情一同清晰呈現。當然也不會忘記,Reborn那黑洞洞的槍口,正抵著蜷縮在角落的自己的額上。說到這個,澤田綱吉頓時覺得額上似乎還帶著綠色蜥蜴列恩變幻成的槍的冰冷溫度,神經質地摸摸額頭確認完好,淺笑。
他知道,如今再憶起已無了當初的恐懼、戰慄與極端憤怒混雜的心情。只是那時的自己,再怎麼也想不到,將近十年之後的今日竟會引了這樣一句曾令自己膽寒的句子當作解釋。

若是超直覺提前告知,也不知會做何感想呢。

「是該說‘世事難料’還是‘這真是一場悲劇’?」順口回答自己提出的問題。若是以前他肯定以為自己是被惡鬼顧問附了身,此刻卻主動拿這等玩世不恭的問句調侃自己。

其時他已經邁著悠閒的步子往車門處走。腳真真切切地觸到地面而非火車的搖晃著的鐵底,心底的感觸並非如預期的那般滄桑。一抬頭,便見那寫著目的地名字的名牌,一時間不知是該失笑還是大笑。

靜岡磐田,繞來繞去竟然又繞回了磐田!

巧,太巧了!巧到簡直就是不可思議!澤田綱吉在暗自驚訝的同時卻也在心裡揣摩著如此巧合發生的可能性,甚至懷疑這是「Reborn的安排」,思來想去,卻恰好忘記了上任第二年他來磐田的事只有他跟那黑髮戀人知道。
待到想起時,心中的疑慮非但沒有一掃而空,反倒是另猜測起「難道Reborn他們查出來了,但一直不跟我說」的可能性是幾。

揣著滿腹疑慮踱步,四處的景色無心顧及無心欣賞,完全沒有故地重遊應有的那種熟悉與陌生交織的奇異感受。有的只是滿滿的陌生、滿滿的不熟悉。
——陌生與不熟悉,混著狐疑的味道組成了此時圍繞彭格列十代目的空氣。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zerosev.blog126.fc2blog.us/tb.php/42-8b055d82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